2018年10月18日 星期四 首页 校园动态 党建之窗 德育教育 教学教研 体艺心理 师生荣誉 招考信息 公示公告 学习交流  
党员学习材料(李金柱推荐)
包33中选修课抢课入口
包33中音体美抢课介绍!!!!!!
● 包33中校友名录征集启事
 

黄玉峰:教师就是一本书
浏览次数: 620 发布时间:2016-3-10
  

作者:梁杰 《中国教育报》(2015年12月7日 06版)
推荐:包头市第三十三中学 校长 杜海宽

      听说黄玉峰,是在媒体的报道中,他被某报称作“语文的‘叛徒’”,也被同行冠以“五四青年”的雅号。
      初识黄玉峰,是在今年8月上海举办的一次黄玉峰的《上课的学问》新书分享会上。虽然是周末,却有很多读者冒着大雨,放弃休息日,排着长长的队只为求得他的亲笔签名。
      再次见到黄玉峰,是9月28日,在他的新实验基地“复旦五浦汇实验学校”举行的立校典礼上,这一天是孔子诞辰2566周年纪念日。
      “江南名府,吴越形胜。天聚卿云,地钟灵秀……遂有君子仁人,兴庠序、树桃李、振铎声。逢孔圣之华诞,传斯文之一脉……呜呼,教育之颓亦已久矣。五浦之兴,如清风来,如春雷响。惟师生一德,家校同心。筚路蓝缕,开启新程……”复旦大学哲学学院副院长郑召利正在朗诵《五浦庠序赋》。洋洋千字,铮铮风骨,掷地有声。这正是刚担任复旦五浦汇实验学校校长的黄玉峰,为开校典礼作的大赋。
      语文的差距是“人”的差距
      我们自然要给学生一张进入重点大学的门票,但我们更应该给学生一张进入社会的门票,一个美丽扎实的人文底色。我们不仅要关心学生的今天,更要关怀学生的明天,是谓“终极关怀”。
      在中学语文界,黄玉峰是位颇有争议的人物。他经常会做出“离经叛道”之事,说些别人不敢说的真话。
      1999年秋,黄玉峰应邀去天津参加“全国中语会”,开幕式第一天,众多发言者发出一种声音——为语文教育唱赞歌。彼时,语文教育已经出现教学落后、学生人文素养低下等种种弊端,作为一线语文教师的黄玉峰在自己的教学中也有切肤之痛。眼看大会就要结束,坐在台下的黄玉峰终于坐不住了,在接连递了两张字条都没有反馈的情况下,黄玉峰举手请求发言,大会主席还没有反应过来,步伐敏捷的黄玉峰已经坐到了发言席上,把话筒牢牢攥在手里:“语文教育走到今天,语文教学的现状诸位不是没有看见,我们在用学外语的方法学语文,我们在用学数学的方法学语文,我们在用考外语、考数学的方法考语文。作家自己写的文章,做不出语文专家们出的阅读分析题,这不是咄咄怪事……语文教育已经到了必须要彻底拨乱反正的时候了,可是今天的大会,不但没有把问题提出来,反而一味地自吹自擂……”当黄玉峰结束了5分钟的发言后,台下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
      “这个人是谁?”
      “怎么这么冒失?这么愤青?”
      “他几岁了?”
      “听说已经54岁了。”
      “原来是个‘五四青年’。”
      从此,黄玉峰便有了“五四青年”的绰号。
      那时,黄玉峰在他任教的上海复旦附中开办高中“人文强化班”已经整整两年。面对语文教育僵化、枯竭,训练主义泛滥,而学生得到的文化滋养越来越少的现状,黄玉峰决心“另搞一套”。1997年,经过几年的准备,他的文科强化班终于启动了,他计划,在不削弱其他各科的情况下,加强语文学科的教学,为提高学生的人文素养闯出一条切实可行、行之有效的路子来。
      首届文科强化班是高一(3)班,黄玉峰给他的班起了个名字“逸山”。开学之前,他对照着学生的档案,给全班45个学生每人写了一封亲笔信,信中充满着对每个学生的期待和关爱。
      在以后的三年中,黄玉峰极少让学生做分析、做试卷,而把时间留出来,与学生一起读书、写作,听学者讲座,练书法,学篆刻,演戏剧,编刊物,吟诗歌,利用假日和学生们奔赴“文化学旅”……
      他调动了十八般武艺,让学生走出“应试”的樊笼,为学生健康成长,为学生精神成人打下厚厚的人文底子。黄玉峰说:“学习语文,不是为了做几道题得高分,而是为了有‘文化底气’,打下精神底色。那就是:爱读书,会读书,知识渊博,兴趣广泛,触类旁通,思想活泼自由,有责任感,最终成为一个真正大写的‘人’。”他认为,语文教育的本质是充实生命的过程,是为学生打好“做人”的底子。有人说数理化的差距容易看出,但是语文的差距,则是“人”的差距,是一辈子的差距,非分数可测也。
      语文教学最大的失误是“不读书”
      古人云:“教无定法”“教亦多术”。仅仅在教法上动脑筋,不会有多大收益,关键是教师本人的素质,尤其是教师的人格。教师自身素质不高,再怎么变尽戏法,也是收效甚微。如此,提高教师素质,乃是提高教学质量最根本的途径。
      听过黄玉峰课的老师都会感到,他的课神出鬼没、自由自在,他善于“东拉西扯”,课上到一半,经常会插上几句题外话,一首诗、一个历史故事,或者是自己经历的一件事、一个哲学观点。
      黄玉峰把这个方法称作“插科”法,认为这正是自己上课的魅力所在。他说:“东拉西扯是一种能力,扯多少,扯的是不是时候,是不是地方,有没有价值,扯出去能不能拉回来,这是考验教师功底和才华的一个标杆。”
      课堂之外有万水千山,课本之外有万紫千红,这些“插科”的内容本身也是对教材的增补,最终是为教育目的服务的。有句话叫“教师即教材”,教师本身就是一本书,关键是这本书要耐读。要让学生能够真正读到这本“书”,前提就是教师要有深厚的人文素养和文化底蕴,“可见教师自身素质的提高多么重要”。
      总结自己40多年来的教学经验,黄玉峰概括为“教在课内,学在课外”。他认为,教学成功与否,最关键的是教师的素质。教师自身素质不高,再怎么变戏法,也是收效甚微。要想做个优秀教师,首先要做个学习者。长期的读书、积累、反省、修炼,除此之外,没有捷径可走。要学生成为读书人,教师首先要做读书人,给学生推荐的书,自己一定要先读一遍,引导学生入门读书,要用自己的阅读体验来示范,让学生感到:“书可以这样读。”
      黄玉峰认为,语文教学最大的失误是“不读书”,最简单的应对办法就是“还我琅琅读书声”。阅读课上,他尽量让学生们自己去与文本对话,有人责备他这是不负责任的“放羊式”教学,他认为,这种“放羊”没什么不好,只要放在水草丰美的地方,放养的羊会比关在羊圈里精心喂养的羊长得健壮。他鼓励学生自己去读原著,而不是一句句讲,“教师讲未必能讲得好,讲得全,不如奉上原汁原味的大餐,让孩子们快乐地咀嚼、细细地品味。也许他们吃的时候并不知道里面有多少营养,这没有关系,因为那些营养已经融入了他们的身体,将来一定会在他们的成长中有所体现的。”
      对于语文教学中“掰开揉碎”式的分析阅读,黄玉峰认为这是一种不健康的饮食方式,“一大桌香喷喷的饭菜摆在面前,硬是不让吃,非要折腾半天,用‘科学工艺’提炼出几种维生素营养液才能入口,这无异于人为破坏了自然、均衡的饮食结构。‘喂食者’累得精疲力竭,吃食者却严重营养不良。”其实,学生花在语文学习的时间并不少,但大多数学生的阅读量却少得可怜。黄玉峰认为,这种“分析”毫无意义,甚至只有误导。有人说,假使没有语文教师,语文课就让学生自己看书,情况也要比“分析”好得多。
      “好老师还应是个写作者。”黄玉峰自己就是能文善写、舞文弄墨的典范。他认为,写作对语文教师而言须臾不可离。通过写作,他不仅发表自己对教育的看法,反省自己的教学,更重要的是为学生写“下水文”做示范。
      作文教学一直是语文教师头疼的事,尤其是高中的议论文写作,更被学生视为畏途。有一年黄玉峰新接了两个高一班,便想到自己“下水”试写议论文,让学生模仿。他事先以《黄生养雀记》为题写了两篇文章,一篇重叙,一篇重议。上课时,黄玉峰拿着自己的“下水文”作为教材,让学生分析两篇文章的不同。学生的写作兴趣被调动起来了,他趁热打铁让学生随意找个物象,写篇议论文,表达自己的情感或者观点。但由于是第一次写议论文,加上时间短,作文交上来后,效果并不理想。黄玉峰又继续以《黄生养雀记》为题写了之三、之四、之五,并印发给学生,要求学生重写议论文。一周后,学生们似乎领会了黄老师借麻雀这个“意象”所要传达的思想,一篇篇好作文纷纷交了上来,黄玉峰惊叹学生们的潜能。
      教师的独立精神是教育之“魂”
      教师应该是个思想者,不要跪着教书。要学生具有独立的精神、自由的思想,教师自己首先要有独立的精神、自由的思想。当然,不仅表现在课堂上,更多地表现在行为举止、一言一行上,渗透在教师的人格魅力里。
      黄玉峰认为,要把学生培养成人,教师自己应该首先是个有独立人格的“人”,而不是只会唯“教纲”是从的教学机器。大环境不好,“我们可以创造良好的小环境,毕竟教室门一关,三尺讲台上你是起主导作用的,直接影响学生的是你。”
      他不愿做浑浑噩噩的“小教师”,立志改革。教材中有些文章不值得花功夫去分析,而很多经典篇目又没有选入,他不畏“超纲”增减删添;课堂上他不让学生做毫无益处的“知识点操练”,而是省下时间让学生自己去读书;他指导学生办杂志、出文集,诗歌、书法、绘画、篆刻,只要学生愿意学,他倾囊以授。凡是有利于学生成长、有利于人文传承的教育手段,只要他能想到的,他都去做。为此,他碰过不少钉子,也破坏过很多规矩,然而他义无反顾地坚持下来,而且也迎来了收获。他带过的文科强化班中,有十几个学生被北大、清华、复旦提前录取。
      课堂教学关键在一个“真”字、一个“诚”字,最终目的是要学生有所收获。有一次上公开课,黄玉峰只讲了15分钟,而这些讲解就在学生读书的间隙。有些听课老师不习惯,黄玉峰说:“这是真的课啊!你们要听真课还是假课?”黄玉峰认为,真课没那么好看,没有精彩的表演、炫目的花招,上课毕竟不是演戏,一堂真实的课很难既满足学生的“腹”,又满足听课老师的“目”。没有主心骨的教师,一句话、一个动作都要表演给别人看,都是照着别人的意思办的,上这样的课是无法真正对学生负责的。
      他认为,教师的独立精神是教育之“魂”,教师如果没有独立的精神、自由的思想,便没有教育的发展、民族的未来。要有独立的精神,教师必须有自己的底气,需要勤奋学习、自我修炼,要“苟日新、日日新”,不要满足于老经验,要永远处于阅读状态、探索状态,不断有新的发现。教师的独立精神不仅表现在课堂上,更多表现在平时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中。一个只会亦步亦趋、人云亦云、道听途说的教师是不足以为人师的。当然,除了学问,人格人品更为重要,教师应以修身为本,一个“本”不修的教师,即使学问再大,也不能成为一个好老师。
      已届古稀的黄玉峰,如今做了一校之长,有做不完的事情等着他,整日忙忙碌碌,不知老之将至。相反,他觉得自己没有一丝一毫的疲惫之心,有的只是像刘禹锡所描写的“秋日胜春朝”之感。
      开学在即,他又拿起毛笔,用了一星期的时间,给即将入学的160名新生每人写了一封亲笔信:“XX同学,恭贺您成为复旦五浦汇实验学校的主人……”这是他每到开学之际必做的“功课”。
      黄玉峰写得一手漂亮的毛笔字,我想这也许是为什么那么多读者排着长长的队伍求得签名的缘故吧。160封亲笔信在家长群里“炸开了锅”,且不说其内容所阐明的独特而系统的教育理念,只望见那或行云流水的毛笔字、或端正遒劲的钢笔字,已经令家长们激动不已,很多家长把黄玉峰的亲笔信裱了起来,挂在家中。
      “玉峰从教四十八载,深知当今教育之弊端,诚欲有所作为。昔曾以一介书生,呼号实践,乃稍有因果。惟恨孽海深广,而精卫衔石,力薄势单也。今以古稀之龄长校青浦,得与同志诸君,辟教坛之新圃,开改良之筚路……”在致全校师生、家长的一封信中,黄玉峰总结了自己从教48年来的历程,阐明了“誓将‘人生教育’写在五浦汇旗帜上”的决心。
      黄玉峰,如今又开辟了一片新的实验天地。他说:“我希望能为教育打造一个范例,用事实证明:书,可以这样读,学校,可以这样办。”


 

 
语文教学要雕虫也要雕龙
未来教育,属于这六类教师
学徒
你是哪类燃型员工
找回读书的“初心”
金融危机十年后的思考
一位教师的10年“青春悦读”实践
一辈子学做好老师
虚实之间 诗意盎然
新课标指导下的“大语文观”
带着思考阅读方能成为研究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