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0月18日 星期四 首页 校园动态 党建之窗 德育教育 教学教研 体艺心理 师生荣誉 招考信息 公示公告 学习交流  
党员学习材料(李金柱推荐)
包33中选修课抢课入口
包33中音体美抢课介绍!!!!!!
● 包33中校友名录征集启事
 

你就是你的教育学
浏览次数: 163 发布时间:2017-12-6
  

来源:《德育报》2017年7月3日第2版     作者:刘铁芳
推荐:包头市第三十三中学书记、校长 杜海宽


      我们先来看一段故事:
      当年闻一多先生先前是学西洋绘画的。开始在青岛大学讲中国古代文学,学生反对他,贴“打倒闻一多”的标语,原因之一就是他与古代文学有隔,学生对他的讲课没有兴趣。闻一多就生气了,他说我就不相信我进不去。于是他下决心,画也不画了,天天埋进故纸堆里,一埋就是10多年。抗战逃难到云南去时,他一个很有名的故事广为流传,每到晚上,大学教授喜欢在校园里散步,闻先生老是坐在楼上读书,不肯下楼,所以教授就跟他开玩笑,给他起了一个外号叫“何妨一下楼”,叫“不肯下楼教授”。
      闻一多,湖北浠水人。1912年考入清华大学留美预备学校。1916年开始在《清华周刊》上发表系列读书笔记。1925年3月在美国留学期间创作《七子之歌》。1928年1月出版第二部诗集《死水》。1932年,闻一多离开青岛,回到母校清华大学任中文系教授。1946年7月15日,他在云南昆明被国民党特务暗杀。
      从教育学的视角来分析,初上讲台的闻一多先生教学不受学生欢迎,原因就是他和他讲的内容始终有隔,无法融为一体,只能是生硬地讲授相关知识。这里涉及好的教学的源泉,或者说教学魅力的来源。好的教学当然离不开好的内容及其设计,但好的内容与设计还需要转化为真实的教学情景,这个转化的关键就是教师自身能否融入其中。一旦我们和教学内容本身是有隔的,教学过程就难以融入自我生命的痕迹,教学成了冷冰冰的兜售知识,教学的魅力也就难以体现。教育教学的魅力终究来源于人,来源于教师自身与教学内容的融合。教学固然有方法,但最重要的方法就是教师自身,或者说教师自身才是任何教学方法发挥效用的基础所在。任何教育方法,离开了教师自身都是空谈,教师自身的生命品质乃是其中最重要的一个环节。后来的闻一多正是凭借不肯下楼的精神,刻苦为学,终成知名教授。
      陈丹青曾讲到他女儿在美国读大学的经历:“她到了大学,要选6门课,其中有一门就是《神曲》,结果来了个老头子,这个老头子教了一辈子《神曲》,将近40年。他会讲维吉尔带但丁游地狱,游完以后要到天堂了,维吉尔就消失了。老头子每次讲到这里都会泣不成声,在课堂上大哭起来,这就是我说的善良。他讲了40年,重复了上千遍,可每次讲课还会受不了,眼泪喷出来,这就是教育。”
      这个案例提示我们,优良教育实践展开的基础无非是两个:一是蕴含人文教育旨趣的人文经典,即“文”;二是受过良好人文教育的教育者,即“人”。好的教学离不开好的文本,但仅有好的文本是不够的,还需要好的人。人文教育实践终究是由受到良好人文教育、拥有人文趣味的人来进行,这是人文教育的本体支撑。人文教育的根本依据乃是那些自身有着深厚的人文素养、活出自己的人文姿态的人。
      “要想我们的孩子成为什么样的人,我们就必须做什么样的人。我们必须以身作则,而非说教。我希望我的学生对人友好,学习勤奋,这意味着我必须是他们所见过的最友好、最勤奋的人。”要让学生喜欢我们所教的学科,我们自己就要喜欢我们所教的学科,并努力让自己活出学科精神,让自己活出学科的感染力来,如此,我们给予学生的就不仅仅是学科知识本身的感染力,还包括活在我们生命中的生动的学科魅力。
      诚如艾默生所言:“我们是什么,我们便只能看见什么。”我们能看见什么样的孩子的世界、什么样的知识趣味、什么样的教育世界,关键在于我们自己是什么样的教师、什么样的人。作为一名教师,站在学生面前,你自身,你的整个姿态,就是课堂影响力的源泉,你就是你的教育学。这里的“教育学”指活生生的教育的学问,一种生命的在场,是教师自身作为人的倾心投入,而不是一种理智化的教育的知识。
      朱自清(1898~1948),原名自华,号秋实,后改名自清,字佩弦。现代散文家、诗人、作家、学者、民主战士。1924年3月到1925年夏末任教于春晖中学。
      如果说教育的主旨乃是个体成人,那么教师自身就要成为学生成人的典范。时为春晖中学教员的朱自清这样写道:“教育者须对于教育有信仰心,如宗教徒对于他的上帝一样;教育者须有健全的人格,尤须有深广的爱;教育者须能牺牲自己,任劳任怨。我斥责那班以教育为手段的人!我劝勉那班以教育为功利的人!我愿我们都努力,努力做到那以教育为信仰的人!”以教育为信仰,就是要在教育过程中真诚地投入,教育教学固然有技术技巧,但个体成人绝非依赖于简单的技术技巧,而是根源于教师与学生、成人与儿童之间长期的生命的激励与互染,根源于以教师为代表的成人世界的人格熏陶。
      教育固然是受过教育的人与待受教育的人之间的交往,但对于作为受过教育的人——教师来说,教育绝非完成时,我们之作为教师本身亦是一个不断修炼的过程,换言之,我们的教师人生将直接成为历练我们自身精神与人格的过程。只要我们还在教育情景之中,还在师生交往过程之中,教师的生命就将呈现一种持续地向着学生开放的姿态,教师生涯就是一场旷日持久的精神修炼。
朱自清谈到教育者的人格时曾这样说道:“第一先须有温热的心,能够爱人!须能爱具体的这个那个的人,不是说能爱抽象的‘人’。能爱学生,才能真的注意学生,才能得学生的信仰;得了学生的信仰,就是为学生所爱。那时真如父子兄弟一家人,没有说不通的事;感化于是乎可言。但这样的爱是须有大力量、大气度的。正如母亲抚育子女一般,无论怎样琐屑,都要不辞劳苦地去做,无论怎样哭闹,都要能够原谅,这样,才有坚韧的爱;教育者也要能够如此任劳任怨才行!这时教育者与学生共在一个‘情之流’中,自然用不着任法与尚严了。”教育者的人格乃是师生交往的基础,因为教育者坚韧的爱,而使得教育者与学生共在一个“情之流”中,以情动人,以情感人,以情来引导个体成人。如果说教育是一种个体成人的活动,那么教育者的人格作为教育实践的基础,其实就是给个体成人提供爱的基础与背景,富于爱的教育能引导个体内心的开放,激发个体身心潜能,同时也激发个体向着他人和世界的爱,从而让个体成长在爱中。换言之,正是教育者的自我人格,把学生完整地引向了个体成人。
      成为一名真正的教育者,教师宗教般的虔诚与坚韧的爱乃是基石。教师要能深切地意识到自我职业行动的重要性,发自内心地敬重教师职业,爱学生,并贯之以持续的修炼自我,全力以赴。这样做不仅是为了学生,也是为了自我生命本身,为了教师人生的幸福与完满。


 

 
语文教学要雕虫也要雕龙
未来教育,属于这六类教师
学徒
你是哪类燃型员工
找回读书的“初心”
金融危机十年后的思考
一位教师的10年“青春悦读”实践
一辈子学做好老师
虚实之间 诗意盎然
新课标指导下的“大语文观”
带着思考阅读方能成为研究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