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0月19日 星期五 首页 校园动态 党建之窗 德育教育 教学教研 体艺心理 师生荣誉 招考信息 公示公告 学习交流  
党员学习材料(李金柱推荐)
包33中选修课抢课入口
包33中音体美抢课介绍!!!!!!
● 包33中校友名录征集启事
 

美国大选:新“镀金时代”的政治分赃
浏览次数: 837 发布时间:2015-11-15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2015年11月2日 4版     作者:唐昀
推荐:包头市第三十三中学 校长 杜海宽

      四年一度的美国总统大选历来被视为西方民主制度先进性的一个展台,“民主大哥”也从不讳言自己的政治制度优越感。然而,就在今年美国党内总统初选大战揭幕之时,美国政坛一位大咖却一语惊人,高呼“美国民主已死”!
      此君乃91岁高龄的美国前总统吉米•卡特。他9月底接受美国“脱口秀女王”奥普拉的访谈时直言,如今要是弄不来两三亿美元,无论是民主党还是共和党,都不可能给你提名。这种需要巨额资金支持的“金钱政治”对美国政治体系已构成不可逆转的损害。“这不是民主政治,而是属于少数人的‘寡头政治’。”
      对此,得克萨斯州前州长里克•佩里和威斯康星州“明星州长”斯科特•沃克想必心有戚戚焉。不久前,他俩皆因囊中羞涩,不得不退出共和党内总统预选。
      1 白宫宝座大“拍卖”:开价100亿?
      通往白宫的路向来昂贵,正如19世纪后期共和党幕后老板马克•汉纳所言:“赢得选举需要两样东西,第一是金钱,第二我就记不得了。”
      如果给白宫开个价,那么在1860年,共和党只花了10万美元就把林肯送上总统宝座;100年后的1960年,区区10万美元只够候选人在全国电视网上露脸30分钟;到了2012年,两大政党的竞选开支超过25亿美元;而这一次,据专家估计,2016年大选将烧掉100亿美元!
      白宫身价如此飙升,得拜幕后“大金主”——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所赐。
      所谓政治行动委员会(PAC),是一种通过向民间筹措资金、然后以电视广告等多种形式影响政治选举和立法进程的非营利性组织。此前,受制于1971年美国《联邦选举法》的规定,个人向总统候选人的政治捐款不得超过2500美元,以免因赠予额度过大而涉贿选之嫌。
      然而,2010年1月美国最高法院的一纸裁决改变了历史。在“联合公民诉联邦选举委员会”一案中,最高法院以“政治捐款属于言论自由的一种”为由,判定政府不得限制企业、工会“投资”选举宣传,从而取消了个人与企业向独立运作的PAC捐款上限。
      自此,“防洪闸”大开,PAC的升级版——超级PAC如雨后春笋般涌现。美国联邦选举委员会数据显示,目前在全美共活跃着300至400个超级PAC。
      2012年大选成为超级PAC的第一个“秀场”。传统上为大企业、大金融代言的共和党最为积极,每一位竞选人的背后都有一个或多个超级PAC的身影。当在商界拥有超级人脉的罗姆尼最终杀出重围,成为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后,此前支持共和党其他候选人的各路超级PAC随即联手,集中火力一致对外。
      据外媒报道,罗姆尼的超级PAC共为他募得10.2亿美元。坐拥249亿美元资产的赌王谢尔顿•安德森一次就砸金1000万美元。他表示,要“不惜一切代价”将奥巴马拉下总统宝座,为此不排除捐赠高达1亿美元的资金。
      民主党原本对超级PAC颇为反感。最高法院判决公布不久,奥巴马就在2010年国情咨文演讲中痛斥这一判决“为特殊利益集团操控选举打开了大门”。他说:“这是石油巨头、华尔街银行、医保公司及其他利益集团的重大胜利,他们的声音将压过普通百姓的声音……受到威胁的不仅是选举,而是民主本身。”
      但面对共和党的咄咄逼势,这位曾在2008年选举中靠“网络众筹”大走“草根路线”的“平民总统”也Hold不住了。在2012年的“卫冕战”中,奥巴马竞选团队一共筹集到11.2亿美元,其中7900万美元来自超级PAC“优先美国行动”。和共和党相比,这一数字微不足道,却标志着民主党已放下身段,投入超级PAC的怀抱。至此,美国大选正式进入“大钱政治游戏”时代。
眼下,2016年的选举大幕刚刚开启,两党却早已拉开“血拼”架势。所谓兵马未动,粮草先行,早在年初,共和党总统竞选人、前佛罗里达州长吉布•布什就在纽约曼哈顿私募基金巨擘克拉维斯家中举行了一场募款活动,仅入场券就是10万美元。
      据报道,吉布计划募集5亿资金投入党内初选,目前已有1亿在手;地产大亨特朗普本就身家百亿,从不差钱;右翼保守派势力则扬言,将大手笔“甩出10亿美元”,用于支持共和党竞选人。
      民主党这边,先前为奥巴马连任立下汗马功劳的“优先美国行动”已于年初表示,将力挺希拉里•克林顿成为美国历史上第一位女总统。好莱坞大咖是“优先美国行动”的最大金主,大导演斯皮尔伯格,影星乔治•克鲁尼、汤姆•汉克斯及芭芭拉•史翠珊等一众名流都时刻准备着为希拉里问鼎白宫保驾护航。
      其他超级PAC纷纷响应,包括“希拉里女士2016”、“希拉里胜选”、“为希拉里做准备”等。股神巴菲特向“为希拉里做准备”捐款,这是他首次通过超级PAC为希拉里助选。“金融巨鳄”索罗斯和沃尔玛继承人艾莉丝•华尔顿等商界大腕也相继慷慨解囊。
有这么多金主捧场,难怪希拉里竞选团队豪迈放言,将为2016年选战募集创纪录的25亿美元。
      2 政治分赃肆无忌惮
      那边厢,选战沙场上演着“满城尽带黄金甲”;这边厢,“精英民主”、“寡头政治”的批评之声不绝于耳。
      批评者称,超级PAC这只“怪兽”的出现,极大地促成了金钱与政治的“联姻”,富人对于选举结果拥有绝对权力,普通民意则惨遭践踏。普林斯顿大学一项研究显示,在其研究的近2000项政 策案例中,一项政策即便获得80%压倒性民众支持,最终获得通过的比例也只有43%。
      权贵为候选人站台,导致两者关系变异为“债权人”和“债务人”。一旦胜出,当选者随即进入“还债”模式,即便奥巴马也概莫能外。据“公共廉正中心”2011年的报告指出,奥巴马主要捐助人中,有近200人或是在政府中获得让人眼红的职位,或是其公司得到了联邦政府数百万美元的合同。
      新的筹款机制令这种“政治分赃”更加肆无忌惮。美国前驻华大使洪博培在英国《金融时报》上撰文称,超级PAC是裙带资本主义的最新表现,“最有人脉的人试图将政治优势永久化”。这位前大使想来有切肤之痛,他恰恰是因为“缺钱”而退出了2012年总统大选。
      《纽约时报》8月2日头版文章说,美国正朝着新的“镀金时代”飞去,或许今天的经济不平等程度早已超过19世纪末那个强盗大亨们横行无忌的年代。今天的美国,基层政治即便还没有完全消亡,充其量也只是在苟延残喘。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哈佛大学法学院教授劳伦斯•莱西格在一个月内向8000名美国民众众筹募得100万美金的竞选资金后,于9月8日宣布竞选美国总统,成为民主党第6位参选人。
      他表示,自己如果当选,唯一目标是通过《2017公民平等法》,改革竞选财务制度,让更多普通民众参与竞选资金捐款,平等投票,使得总统竞选体现真实民意。法案一旦通过,他就会辞职,让选民网络投票选出的副总统接任。他希望以这种非凡的方式,来挑战美国政治系统里富人与利益集团把持话语权的现状。
      这是一场近乎疯狂的实验,好似堂吉诃德挑战风车一般不可思议。可事实上,这位教授并非一时心血来潮。过去几年里,他一直在践行自己的理想,他的若干改革措施也已在小范围内成功实施,比如旧金山采用优先选择投票方式,纽约市为参选人的小额捐赠提供公共基金匹配等。
莱西格说:“美国政治系统的腐败是所有问题的症结,必须行动起来改变这个根本问题。”他的出现,是2016年大选的一个亮点,虽然只是星星之火,但也许正是美国民主的希望。

 
语文教学要雕虫也要雕龙
未来教育,属于这六类教师
学徒
你是哪类燃型员工
找回读书的“初心”
金融危机十年后的思考
一位教师的10年“青春悦读”实践
一辈子学做好老师
虚实之间 诗意盎然
新课标指导下的“大语文观”
带着思考阅读方能成为研究者